商務合作QQ:3035073452
相思病是什麽

相思病是什麽

作者: zx168.net 發布時間:2018-04-04

《卷耳》通篇,充斥著一種黯然銷魂的病態美:

仆倦馬瘦,徘徊周遊,離酒入喉,金杯腸愁,釋讀著一種貴族、優雅、藍調的憂鬱。

身心鬱鬱,不是因為體弱患病,而是因為相思成疾,病入膏肓,無以解憂。

《卷耳》這首詩演繹的,就是最早的相思病。

關雎

采采卷耳,不盈頃筐。

嗟我懷人,寘(zhì)彼周行。

陟(zhì)彼崔嵬(cuīwéi),

我馬虺隤(huītuí)。

我姑酌彼金罍(léi),

維以不永懷。

陟彼高岡,我馬玄黃。

我姑酌彼兕觥(sìgōng),

維以不永傷。

陟彼砠(jū)矣,我馬瘏(tú)矣,

我仆痡(pū)矣,雲何籲(xū)矣!

《卷耳》這首詩演繹的是最早的相思病(資料圖 )

《詩經》中這首《卷耳》,一共有四段,詩意分為兩層。而對這首詩的解釋,也大體分為兩派。

大多數說法是,開頭第一段“采采卷耳,不盈頃筐。嗟我懷人,寘(zhì)彼周行”,是實寫一位女子苦思丈夫,以致采摘卷耳時了無心緒、摘不滿筐的情形;後麵三段從“陟(zhì)彼崔嵬(cuīwéi),我馬虺隤(huītuí)”一直到結尾的“雲何籲矣”,是虛寫這位女子幻想丈夫遠行在外、舟車勞頓,與自己一樣備受相思與離別之苦的情景。

也就是說,《卷耳》如一種蒙太奇的電影手法,由女子當下的憂思切換到男子同時愁悶的鏡頭,在文學裏是一種“話分兩頭”的寫法。

這樣看來,這一部中國詩、樂、舞等多種藝術的遙遠起源《詩經》,其中第三篇詩《卷耳》,還上演著一幕中國最早的蒙太奇。

但是對這種看法,揚之水先生提出了質疑。她認為,女子思慕遠行人,不是必須要鎖在深閨裏怨懟,何不妨也飲酒出遊、一散苦悶呢?當時的社會不似後世禮教森嚴,女子出遊並無傷大雅。

以這樣的觀點來看,《卷耳》就是寫一位出遊散心的貴族女子,在行路上看到有人采摘卷耳難以滿筐,如自己努力守望也不得圓滿的心情,於是愁鬱更盛、相思更濃,乃至感覺山高馬瘦、無精打采,仆眾低靡、飲酒無味。

所以這樣看來,《卷耳》通篇,就隻有一個女主角;《卷耳》的主題,就是懷念遠方的他,就是一句“嗟我懷人”。

若AG手机端以第一種解釋看《卷耳》,那麽,未免故事裏的所有對手戲,都不過是這位女子一個人的想當然耳。古代夫婦分離,無限思苦的自然是女性,因為女人的生活空間太過狹小,除了等待,一無所有。而男性的世界廣闊豐富,縱是對婚姻真用情者,也難以如深院女子那般去刻骨思戀一個人。出門在外,總有太多的新交舊友、大事小情分散著他的精力和感情、占據著他的思維和時間。而生活相對簡單空白的女性,就隻剩思念在心中被不斷描摹、不斷放大。

侯門深似海,一道家門,割據出了兩種狀態:

家門之內,是除了思念什麽都沒有的女性思維方式;

家門之外,是一個除了妻子什麽都有的男性大千世界。

——這種情感的不對等,是由古代的男女社會屬性差異造成的,是一種天然注定的、對於感情的不對等投入。

所以對《卷耳》第一種的解釋,是基於女性一人的想象,而她想象的內容又不免多少有些自欺欺人。她思念的那個他,可未必會如她一般的苦苦思戀、失魂落魄啊!這樣同等相思的概率太小太小了。

所以AG手机端今天讀這首詩,且還是按照第二種理解,也就是從單一的鏡頭裏,來觀看《卷耳》的故事吧:

那是一個獨守春閨的女子駕車出遊,所見皆哀景,所感皆傷情。她看到路邊采摘卷耳的姑娘們,仍不免心中鬱鬱,如采了又采的卷耳不滿一筐,自己盼了又盼的愛人還是不得團圓。於是遊玩也難以釋懷,一切本該歡樂的行為都成了索然無味、愁上添愁的狀態。

而遠方的那個男子呢?是否也同樣相思憔悴?或者是早已無暇他顧?對於這,AG手机端讀者都不得而知。因為,《卷耳》本就是屬於女主角一個人的故事和詩歌。

以這樣的角度看《卷耳》,雖然略顯單調,卻更接近真實。

《卷耳》通篇充斥著一種黯然銷魂的病態美(資料圖 )

《卷耳》中有很美的兩句詩,同時也是很傷懷的兩句詩:“我姑酌彼金罍(léi),維以不永懷”和“我姑酌彼兕觥(sìgōng),維以不永傷”。讓我姑且飲下這杯酒吧,聊以暫忘這長久的思念傷懷。

“金罍”是青銅製的酒器,“兕觥”是犀牛角製的大酒杯,這都是在以華貴的酒杯來指代杯中酒,杯並不重要,酒才是重點,因此《卷耳》,就成了文學中“借酒澆愁”的最早原型。

青銅器 金罍(資料圖)

經過文學的不斷演繹,“酒”的出場已形成了一種標誌,標誌著詩人的情緒正濃,需要以酒寄托,希望靠酒的幫助來陪襯情緒、化解情緒。然而寄托於酒上,對於情緒,不能消弭,反增渲染。

比如王維在離愁別緒中說,“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傷離別,依依不舍時端上一杯送別酒,這沒能疏導勸慰、豪邁開懷,反倒是加重了不得不遠行的愁雲慘霧。

再如晏幾道在孤獨中寫,“對酒當歌尋思著,月戶星窗,多少舊期約”。月下斟酒,邀星對月,卻沒能釋放情懷,反而是加重了“獨酌無相親”的寂寞。

而看酒中仙李白,人生態度一向是“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處是他鄉”的縱情疏豪,因為能夠灑脫於天地間,所以就連他鄉酒也沒有引來他的鄉愁,反而是增添了一份“長風萬裏送秋雁,對此可以酣高樓”的豁達。

因此,酒,不是調節劑,而是催化劑,它使蕭條者更見蕭條、潦倒者更添潦倒、而豪情者更增豪情。

《卷耳》通篇,都充斥著一種病態感:卷耳是不充盈的、道路是不平穩的、仆眾是不健壯的、生活是不健全的……這一切,為全詩構成了一種黯然銷魂的病態美。

對病態美的欣賞,其實是較高層次的審美趣味,也是文人階層偏愛的形態。病態美,是在物質基礎得以極大富足、欣賞形式極盡飽和之後,追求的一種獨特的支離之態:

能開始偏愛一枝病梅,一定是在飽覽了姹紫嫣紅、玉堂富貴之後;

能憐惜林黛玉式的病若西施,一定是在賈府這種視金玉滿堂、有女如雲為常態的人家;

能在秋葉飄零時領會“留得殘荷聽雨聲”的品味,一定是慣見了“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的豐潤有餘,是曆經了盛夏似火的熱鬧,才學會關注非常態的美。

病態美,是一種對執著於圓滿的超越。

《卷耳》,全篇都在細細描繪病態美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如一部行動腳本,勾勒出一幕幕鬱鬱沉沉而深入人心的段落。

    相思病是什麽

    相思病是什麽
    文章轉載鏈接:http://www.mediaunion.net/sxzx/5838.html
    想了解更多資訊歡迎進入自媒體聯盟官方媒體,自媒體聯盟涵蓋網絡自媒體,網絡新媒體,自媒體網站,新媒體網站,媒體發布,媒體投放,媒體平台!


    責任編輯:zx168.net
    新媒體,自媒體,新媒體營銷,新媒體營銷策劃,新聞媒體,互聯網媒體,新媒體廣告,官媒

    資訊要聞

    魂魄妖夢 《禦劍江湖》半靈護衛驚現武林

    專家專欄

    資訊排行

    友情鏈接: 自媒體聯盟 惠州網絡推廣 惠州網站建設 自媒體網站 新媒體網站 媒體發布 媒體開放平台 網絡新媒體 媒體投放策略 網絡自媒體 自媒體盈利 自媒體傳播 新媒體投放 媒體平台 媒體投放 媒體100 媒體投放方案 媒體中心 媒體網 官方媒體 媒體支持 媒體網站 搜狐媒體 uc自媒體 自媒體博客 牛哥自媒體 landy自媒體 新媒體 自媒體 新媒體營銷 新媒體營銷策劃 新聞媒體 互聯網媒體 新媒體廣告
    電腦版 | 移動端 | 投稿指南 | 商務合作QQ:3035073452
    Copyright © 2012-2018 www.mediaunion.net 版權所有 羅成網備案號:粵ICP備17092670號-1

    返回頂部